shouto

当傲娇遇到傲娇

#拖了很久,终于更了。还是一篇完适合我。 
 猫神篇
  “怪猫,你在啊。”
  陈正正耳朵里敏锐地捕捉到旁边传来的声音,感受到随之而来的豪放搭在他肩上的手,维持着一个姿势僵硬了几秒,才慌忙地继续操作起来。
  
  jungle:猫,我貂蝉厉害吧。
  陈正正随手发了一个“呵呵,打的不错。”
  
  “这个jungle,有点膨胀。怪猫,打他。”
  “你咋来了?你在旁边我有点紧张。”
  “这不是来交流一下感情嘛。怪猫,打他,打不过我帮你报仇。”
  
  陈正正在阿泰的热切围观下,手指僵硬的继续solo,不出意外的输了。
  jungle:猫儿子,还是爸爸厉害,要不要我让你?
  cat:不知道谁刚才输了叫爸爸让你,儿子赢了开心了不?
  
  “at,你在旁边我操作都变形了。”
  阿泰被气笑了,这只怪猫,solo输了有一大堆理由,这是合着他过来背锅了,他过来的时候明明看到这只怪猫已经被压经济了。
  “你这个菜猫,手机给我,我给你报仇。”
  “不了不了,我自己锤他。”
  输了一把,陈正正认真多了,阿泰将大半的重量压到他身上,以便离的更近方便旁观。
  终于赢了,陈正正拒绝了jungle再来一盘的请求,随便不动声色的摆脱了阿泰压倒他身上的手,隔出一段距离。
  “at,你来打游戏吗?”
  “好啊,怪猫,带你躺好吧。”
  默默组队开始了排位,两个人认真操作了起来。比起聊天,陈正正显然在游戏里更自在,阿泰打野,陈正正中单,两个人配合也算有默契。除了…
  “我拿buff谢谢。”
  “怪猫我们公平抢buff好吧?”
  一个惩戒at收掉了buff,得意的嘿嘿两声。陈正正委屈的不想说话。
  
  “at,我觉得这波是机会。”
  “是吗?”阿泰快速调着视角,认真的评断着机会的大小。
  “at别怂,干就完了,我在这里给你卡视野。”
  “谁怂?不可能怂。”
  阿泰上去一顿操作,只感受到了对手的
关爱。死了也没见到队友。他调过去看怪猫的视野。
  “怪猫,你在演我。”
  “没,你看我拿了几个人头,你知道谁在carry吗?”
  陈正正顺便美滋滋的去收了个蓝。
  “呵,怪猫你个演员。”之后,阿泰收下了所有的蓝buff。哪怕陈正正叫哥哥也没用了。
  两个人在蓝buff的归属的交流中又开了几盘。直到更多的队友来到训练室,和阿泰友好交流,顺便一起吃饭。
  
  陈正正其实很苦恼阿泰这种自然熟的性子。他是个慢热的人,在他和阿泰聊天还很别扭的时候,阿泰已经自然得不得了了。
  陈正正很欣赏阿泰的技术,阿泰真的很厉害,什么都会玩,什么都能玩的很好。所以每次收到阿泰solo的邀请,都暗自开心。不过很快他就会开心不起来。
  “怪猫,我赢了。”
  “刚才是肥牛在玩。”
  “…再来一把,锤到你服。”
  
  两个人也算别扭的建立起来友谊。
  陈正正对阿泰渐渐有了改观。
  陈正正以为阿泰是自然熟,认识以后才发现他只对他欣赏喜欢的人自然熟。他们一样,欣赏对冠军充满渴求的人。
  
  最让陈正正震惊的是,阿泰从中转打野的时候。明明很强势的人,为了胜利,能放弃这么优秀的中单位置。他还特意微信安慰了一下那个人。
  “泰爷还是强,打野也厉害啊。
  “那当然,怪猫,我打野一样锤爆你。”
  陈正正心塞到不想讲话,他是脑袋被砸了才觉得这个男人需要安慰。
  “怪猫,你打的也很好,你要一直坚持打中单。”
  “会的。”
  
  陈正正一直算一帆风顺,看着at起起伏伏,偶尔在他输了比赛心情不好约他一起玩,给蓝哄哄他。直到春季赛,算积分到打保级的地步,他才慌了起来。明明比之前训练还要努力,可是一直状态不对,浑浑噩噩的到了可能去保级的地步。他收到很多安慰,不出意外的收到阿泰的微信。
  “怪猫,你们状态不对啊。不过没关系,后面我要carry了。”
  陈正正笑了,安慰人都这么别扭,不同赛区,xq得分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了。
  有人问,后来他们怎么样了?
  后来啊,qg还是保级了,xq在季后赛也没有走太远。没关系,我们都还有重头再来的勇气。
  

拍摄广告带来的情缘三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周,你这么早过去啊?拍摄还早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,等会。”
        周泽楷看了看时间,已经踏出去轮回半步的腿又收了回来。回到训练室心神不安的打了两把游戏,看到时间差不多了,终于松了口气,有些匆忙的往拍摄的地方赶。
  
  “哟,沐橙,你要吃这么多汉堡啊。不是一直要减肥吗?”
  “对啊,我要减肥,所以当然是你吃咯,叶修哥。”
  “哥是来观摩的。”
  “不对,叶队,你是今天的主角。”苏沐橙打了个响指,造型师拿着叶修要换的衣服走了过来。看来早有预谋。
  “上镜这种事情还是你比较适合啊沐橙,大家肯定希望看到的是你。”
  “不对不对,叶修哥,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看叶神到底长什么样吗?”
  造型师用力点了点头,双眼发光的看着叶修,看来又是一个一叶知秋的粉丝。
  
  周泽楷在旁边呆呆的看着互动娴熟的两人,他不知道怎么融入进去。
  “哟,小周也来了,走,陪我一起去换衣服。”看到叶神是接受了拍广告的事实啊。
  叶秋对他这个后辈很热情,一天的拍摄时间和他讲神枪手操作的细节,周泽楷只是“嗯嗯”的表示赞同,他一直很尊重叶秋前辈,没想到他对神枪手也专研这么深,他自己没什么好说的。
  如果说和苏沐橙拍广告全程忐忑期待。和叶修一起拍摄广告让他感到,和这人一起,多远的远方都能到达。
  摄像师说,没想到拍一个食品广告拍出来励志的感觉,他没说好不好,但是周泽楷能感受到他很满意。
  
  拍完广告以后周泽楷跟上了兴欣两个人的脚步,三个人自然而然的走到之前上网的网吧。
  周泽楷打开账号,收到了叶修邮过来的银武。
  “前辈,这份礼物太重了。”
  “小周,现在没有比你更适合他的主人了,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武器,希望合适的时机,这把银武也能出来和你并肩奋斗。”
  周泽楷看着叶秋惆怅坚定的样子,迟疑的点了点头,收下了这份贵重的礼物。
  
  “小周你有十区的号吗?”
  “俱乐部里有。”
  叶修递给周泽楷一个帐号。
  周泽楷登进去发现是一个女性守护天使,名字叫忧郁的小猫猫。
  周泽楷疑惑的问,“前辈?”
  “进队,我们就差一个守护天使了。”
  “小周,你要照顾我哟。”苏沐橙今天一直好像有心事,没怎么说话。难得给了他一个莫测的笑容。
  周泽楷不假思索的应了下来。
  
  集合以后,周泽楷发现原来是要抢boss,抢的还是轮回的,即使他全程划水,叶修的小队也抢的很轻松。
  
  孤饮:叶修,你个臭不要脸的,也就欺负我们玩家,你等着,这次休赛期周队来游戏有你好看。
  叶修:你拉倒吧,周泽楷也就忧郁的小猫猫的战斗力。
  轮回公会玩家:叶修你羞辱我们周队,我和你拼了。
  
  苏沐橙:真是的,叶修哥引来这么多麻烦,害的我们也要一起跑,是吧,小周?
  周泽楷:恩。

  
  
  
  
  

无聊的产物

#脑洞
  楼主
  铲屎官们,我儿子看到母猫就躲,怎么肥事?舍不得割他,给他找了女朋友,想让他生窝崽子,没想到他不为所动。
1楼
  楼主不用急,等到发情期该发生的自然而然就发生了。
2楼
  +1 
3楼 楼主
  发情期它只会舔自己,把小姐姐放他边上都一副怂样😣,不敢靠近。
4楼
  😂还有这么怂的猫嘛。
5楼
  🤔想了想,见所未见,楼主你家猫没救了,割了吧。
6楼 楼主
  我儿子真的不能拯救了吗?
7楼
  不能,初步断定没救了
8楼
  同意楼上
9楼 楼主
  这样子啊
  
“诶,毛毛,这是手机,不能吃的”
“喵喵喵喵”(这是什么,为什么你一边看它,一边危险的看着我)
“毛毛,别咬了,松口,我给你吃小鱼干”
“喵喵”(我要吃小鱼干)
“傻儿子,一天就知道吃。蛋都要没了。”
“喵喵”(我有啊)
“怎么看到女孩子不知道要主动,傻儿子”
“喵喵喵喵喵”(什么是主动?爸爸你在说什么。叔叔们都说傲娇的小猫咪,你为什么说要主动)
“没出息,女孩子都主动靠近了你,你还躲”
“喵喵喵!”(呜呜呜,粑粑我是跟你学的矜持,不是没出息!)
“你还是割蛋吧”
“喵喵喵喵!”(哼!不吃了!本毛毛也是有尊严的。)
“诶,毛毛你怎么吃完就走了,算了,儿子大了心野了,我去找狗儿子玩吧。”

 

  

终于找到甜文的正确打开方式

#本来只是换换心情写点东西玩。看了别人
##的文章进坑以后很难受,回来把没
#有收尾的文章都收尾。
#想看前文的小伙伴请点进我的主页里面的
#标有喻黄tag的文里面观看,作者君太笨,
#不会搞链接😣
    黄少天的短信:
  队长,你先看完!我都不敢给你打电话,要是没说清楚你又把我拉进黑名单怎么办,我能够找你一年又一年,万一在我没找到你之前你跟别人跑了怎么办😣
  分开一年了!我想了一年终于想明白了,我喜欢你!和你一起就很开心,你走了以后,遇到什么事情我时时刻刻都在想要是队长在我身边就好了,我有好多东西想和你分享。队长真的对不起,我太迟钝了,现在回想起来队长对我特别好,我当时什么都不明白,你离开以后我有事看到恩爱的情侣,我会想如果队长也找到了这么爱的人怎么办,想着就很难受,我一定不会祝福!现在我懂了,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离不开你。
  能不能重新给我一个接近你的机会,不管你接不接受和我在一起。我好想你,你就理我一下呗。
  
  短信发出去了,石沉大海。打电话也没人接,黄少天心情沉重,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随时随地把手机拿在手里。他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,希望下一秒就能遇见那个人。
  
  直到街上灯火辉煌,路上车流不息,大马路上只有松松散散的几个人,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自己家。
  
  “少天!”熟悉的声音恍如隔世,抬眼望去真的是那个人,眉眼弯弯的看着他。黄少天觉得此刻自己的呼吸都静止了,一动也不敢动,等着那个人走过来,给了他大大的一个拥抱,才有了真实感。紧紧了回抱着他不松手。
  
  
  

强行甜

         辛洛没想到她还活着,更没有想到她会看到殷南昭,直直地站在她面前,背着光,看不清表情。
  藏在身侧的刀在随手挥了出去,正中胸口,她怔了怔,身体先于意识做出了反应,她也没有想到真能伤到这人。
  “殷南昭,你居然还没有死。”
  “小洛,我答应过你,会陪你一生一世,我不会食言。”
  “你看清楚,我不是她,我是英仙洛兰。我会杀了你。”
  “洛兰和洛寻始终是一个人,你从来都是你。小洛,你也很明白。我不会让你杀了我的,因为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,不管怎样,都不会留她一人。”
  看着眼前笃定的男人,辛洛一瞬间卸下来一切伪装,放声大哭。
  殷南昭半蹲下来,安抚的轻轻抱着她,仍由她发泄情绪。
  “我该回去了。”洛兰起身,又是冰冷冷的语气,不敢再看他,跌跌撞撞的往外走。如果不是眼角没有擦干的泪珠,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幻觉。
  “你去哪?你去哪我就跟着你。”
  “我当然回皇宫。殷南昭,如果你想活着就快滚,那里不是你去的地方。”
  “界限打破,百姓安稳。小洛,你做到了,你已经自由了,你又何必回去?”
  “说起来这还有你的一份功劳呢,执行官。”
  “小洛,我能为你做的有限。我知道那些你想亲手做,你很棒,你都做到了。”
  “你知道我还有一件想亲手做的事情吗?杀你报仇。”
  “好,我用一生等你的报仇。”
  回皇宫的路很漫长。
  
 #上一部很喜欢的还是《长相思》啊,站对了小夭和涂山璟还没有这么难受。现在回忆杀一次就想哭一次。看不下去了。
一个桐大,最喜欢的文笔,纠结的感情,生死相隔的虐恋。
一个漫漫,文倒是甜,经常失踪。

   

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

  “瀚文,叶修在xx-xx-xx,快带人包过去!我去收掉boss。”
  “收到。”
  世界频道上野图boss被打完的消息一公布,叶修放下了鼠标,无奈的看向黄少天。
  “少天啊,你这样不厚道啊。这几天吃我的用我的,还报点抢哥的boss。”
  “得了吧。论心脏谁比得上你叶修啊。谁一天想和你抢boss了,你知道我要问什么,我就想联系队长好好叙叙旧。”
  “现在是我也联系不上文州了啊。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上次碰见文州只是意外,唯一要到的号码也没了,这不是文州不让哥告诉你嘛。”
  “老叶你少推给队长了。反正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,我就赖你这里了。”黄少天没了说话的兴致,随手开了一盘竞技场,爆手速虐菜。

帖子
楼主:我是剑圣
  加急!我和我家队长以前是一个队的,后面队长离开了,电话号码也换了,我很久没联系上他了,万能的网友有办法让我找到他吗?
1楼
  去他家蹲守?
2楼 楼主
  我去过了,他没回去过。平时他经常去的地方也没有再去过,你们说他会在哪里呢?!
3楼
  去他父母家蹲守?
4楼 楼主
  队长的父母搬到国外了,完全联系不上啊!不过队长说了会一直呆在国内的,我相信现在他一定在我不知道的某个角落好好生活着。
5楼
  楼主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叔叔阿姨问队长最新的联系方式啊?不过楼主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吗,怎么可能完全找不到?
6楼 楼主
  叔叔阿姨电话号码也换了,队长离开前我们产生了一点小矛盾,他把所有我知道的联系方式都断了,和其他队友也不联系。
7楼
  卧槽,为了不和你联系,断干净了所有联系方式,楼主还说是小矛盾?
8楼
  楼主心真大
9楼
  楼主心真大+1
10楼
  楼主心真大+10086
11楼 楼主
  真的就是一点小矛盾,我找队长给他解释一下不就好了吗?分分钟和好如初好吧。
12楼 兴欣后勤员
  如果真的和楼主说的一样,只是小矛盾,等队长想开了就联系楼主了,楼主再等等吧。
13楼 楼主
  我等了一年了。
14楼
  等了一年,有点心痛楼主。楼主加油!
15楼 蓝雨粉
  黄少?没想到有心之年还能看见你,哇!!!你居然没披马甲。你和喻队怎么了?【担心.jpg】
  
  
来自蓝河的短信
  133xxxxxxxx,黄少你别说是我说的。

黄少天:
  蓝河你真的是小天使!!!你回蓝雨吧,叶修那个心脏的,和你完全不一样好吧。
来自蓝河的短信
    黄少,叶神很担心你的。如果不是他故意在我手机上和喻队通过话,我这里也没有喻队的号码的,叶神只是嘴巴毒了一点。希望你和喻队快点和好。

  

  
  

道是无情却有情

     看着臧鑫欲言又止的样子,曹德智有些好笑,他知道臧鑫想说什么,却不点破,该训练训练,该睡觉睡觉。
  终于毕业了,臧鑫心不在焉地收拾着包袱。曹德智把他揉成一堆的衣服拿出来,一件一件的重新叠好,再收进去。
  “老曹,唐门对我有相识之恩,以后我就呆在唐门了。你多保重。” 
  “好。”
  臧鑫浑浑噩噩地上了唐门的魂导车,心里有些委屈,亏他一直不知道怎么道别,原来在意的只有他一个人,心隐隐作痛。
  
  “小鑫,你总算来了,我等了你好久。”开口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身后密密麻麻地站着人,显然等了很久,此刻臧鑫的眼里只有一个人,眼带笑意地看着他,熟悉有安心。
  “你也来了。”臧鑫干巴巴的开口。
  “恩。”还是那个有问必答,从不多言的少年。从刚才不知如何开口,到现在听到熟悉的声音,臧鑫的脑海里有无数的声音涌现出来,想要倾吐。他想说欢迎来唐门,他想说还好又能一起,最后开口,“你来了,史莱克怎么办,史莱克七怪的队长,未来的阁主?”
  “史莱克有云冥。”
  臧鑫抬头,对上认真看着自己的眼睛,即使停了下来,他也知道,他后面想说的话,他们心照不宣--你需要我。
  
  武魂融合技是他们最开始重视彼此的开始,在后面的相处中,隐隐约约感觉到属于他们的武魂融合技的强大,强大到甚至不安,两个人默契的选择了回避。直到踏入封号斗罗,与天地感应才真正明白了这个武魂融合技给他们带来的影响,甚至于他们只有在一定的距离之内都会被天地排斥。这一次收拾包袱的变成了曹德智,一声不吭,寂静里面带着绝望。
  “老曹,以后你叫无情斗罗吧。”曹德智收拾包袱的动作慢了下来,空气中弥漫写硝烟的气息,单方面的挑衅。最终那个人应了下来,利落地收拾好东西离开了。
  臧鑫终于支撑不住躺在了地上,用手遮住眼睛。跟随还是离开,你都掌握了主动权,以后我不会在这么被动了。
  臧鑫在斗罗大陆闯出了名堂,更令人津津乐道的是他和他的封号多情斗罗一样,沾花惹草,怜惜美人。都说,多情斗罗,少年得志,意气风发,人不风流枉少年。与此同时,原来吸引何方注意的史莱克七怪的队长却彻底没了消息。
  除了偶尔收到远方的电话后低落片刻,臧鑫始终那么没心没肺,浪迹烟花之地,关于多情斗罗的轶事总被人关注,斗罗大陆几乎无一人不晓。可是一人从不问,一人从不提。就是这样的联系也因为一方的不积极或者说是抗拒,慢慢越来越少。
  
  斗罗大陆到了最危险的时候。感动天地,天地不容。臧鑫没有想到他们还有手拉手展现武魂融合技真正的力量的时候,一次即是永恒。
  “老曹,这一生就这么结束了。来生,我们不会遇见了吧!”
  那个人紧握了一下他的手,一贯认真地看向他,“我希望我的来生还能遇见你。”
  再相识好像也不赖,多情自古空余恨,道是无情却有情。

战至终章

     陈正正18岁以前没有想过不读书以后要做什么,18岁以后他的世界只有电竞。
  当他走上职业的道路,他想要的只有冠军。庆幸,他一直运气不差。
  一路走来,遇到很多一起努力的队友。在estar的时候他和姜狗两个人躺在床上,幻想以后,一个奖杯,几枚戒指,跟打了鸡血一样又开始了一局游戏。后来他们拿下了一个冠军杯。
  estar的未来一片美好,可却不是他陈正正的,他被质疑,被丢去坐冷板凳。内心煎熬,他孤注一掷地去了一支什么都没有的新队,他背弃了一起继续拿冠军的誓言,他不知道怎么跟姜狗说。
  所幸他选择的朋友,即使不理解,还是不疏远。听着他唠叨,“你个没良心的猫,去新的队伍要照顾好自己。”陈正正卸下了一个大包袱,一切还不算太糟。
  新人来,旧人隐,他拼尽全力坐稳了首发,可他从未忘记身上担着的还有台下替补的希望。丝毫不敢懈怠,他们创造了一年三冠的奇迹,带来了名利,带来了挑剔的注视眼光。
  以前他还会跟姜狗吐槽,“不管怎么证明自己,总有人带着有色眼镜看我。”
  真正站在了所有人研究,所有人羡慕,所有人针对的高度,他没有空理会那些,奋力一搏,还是跌了下来,说不难过是假的,说放弃是不可能的。
  一路走过来,认识的那些人,是队友,是朋友。
  
  和豆豆认识是他职业的开始,wefun的失败是他们差一点的经历。所以他感触良多。以后不知还能不能一起打比赛,好像以前一年的相识只是一场梦。豆豆,要回来啊。
  在游戏里面全部换了jc,甚至害怕自己真的毒,不敢看比赛,jc还是输了。不过没关系,他想,倾城我们明年一起回来。
  姜狗的比赛陈正正在现场,他虽然没在场上,却和场上的姜狗一样期盼这场比赛的胜利。estar输了,姜狗想离开了,他一直和他絮絮叨叨的,从未得偿所愿,姜狗身心俱疲。陈正正只能给他说,“我们一起锤爆外国人。”陈正正想去国际赛的新舞台,可他更想一起奋斗的朋友留下来,有了他们,他的继续坚持才不会那么步步为难。
  每一场比赛的输赢,对于身在其中的人,都是关系重大。
  陈正正喜欢给粉丝直播,和她们聊天。更希望她们看见赛场上的自己,知道自己没看错人。
  冠军只有一个,朋友总要分开。那就战至终章,你,一起吗?
  

怎么又写了甜文

     黄少天揉了揉宿醉后难受的脑袋,面无表情地坐起来了。他看了看四周,一个酒店的套房,空无一人,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,又好像习惯了这个常态。
  “少天,你醒了。我给你带了点饭,你趁热吃吧,我去上班了。”
  “队长!!!真的是你。我…我…”
  “是啊,少天好久不见。”喻文州一如既往地平静,眼神幽暗,里面装了无尽心思。
  “昨天叶神他们有事,你又喝醉了,只有叫我来应急了。我上班要迟到了,就先走了。”
  黄少天呆呆地听他说完,才匆忙起身,还没从一阵天昏地暗的晕眩感中恢复过来,就听见关门声,再看不见人了。
  他捧起托盘里面的碗碟,才有了一点真实感,狼吐虎咽地吃了起来。
  
  短信
  “叶修,告诉我怎么联系队长!!!”
  "你不是见到人了吗?怎么没留下啊。"
  “电话!电话!!我要电话!!!”
  “呵呵,短信上面不就是电话号码吗?”
  “叶修,你要点脸吧。谁要你的电话了,我要队长的号码!!!”
  “你要谁的号码就找谁啊,找我有什么用。”
  “你那里肯定有。我要和你pkpkpkpkpk!输了你就给我。”
 
  “叶修,叶修,你说话啊?!”
  你的消息发送失败。
 
  “呵,叶修你以为拉黑我我就找不到你了?”黄少天快速穿好鞋,离开了酒店。
  
  兴欣
  “叶修呢?叶修呢?叶修你给我出来。”
  “黄少啊,叶修今天没来啊”。
  “沐橙,你知道叶修在哪里吗?我现在要找他,马上要找到他。”
  “你等我一会啊”。
  “嘟~嘟~嘟~~~”,苏沐橙歉意地看了看黄少天,“这人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也不接电话。要不你去他家找找?”
  黄少天拿着苏沐橙给的地址,七拐八拐地到达了目的地。
  
  “叶修,叶修,你开门!!!”
  拍门声把邻居震了出来,“你轻点,这家没人吧,这么大声有人早就给你开了。”
  黄少天不管不顾地接着敲门,“叶修!叶修!!叶修!!!我知道你在,你给我开门!”
  “我说你这个人…”
  邻居看到眼前的青年毫无察觉泪流满面的模样,吞了下面的话,嘟嘟叨叨地关上了房门,任由他一个人在外面发疯。
  “叶修,我求你了。”黄少天在陌生人关上门以后,再也支撑不住地滑落到地上,细细地抚摸着可能是那人换上的新衣服,此刻,所有的力气都在毫无回应的寂静中消失了。
  
  叶修担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  “真是造孽,哥为什么要管这个闲事。”
  他按亮一直拿在手上的手机。
  
  叶修和喻文州的短信记录
  “文州?你这个号码还在用吧?看见就回个话,少天喝醉了,我还有事,不能照顾他,你能不能来看着他。”
  “前辈,对不起,我现在很忙。你叫别人吧。”
  “其他人都没有回话,看来只有把少天丢饭店过一晚了,他一个男生倒是没什么。”
  “我去推掉行程,你们在哪里?”
  “xxxx”
  
  “前辈,他醒了,我已经离开了。拜托了,先不要告诉他我的联系方式,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再次面对他。”
  “你们两个呆一起一天还没有解决呀?多大点事。看来少天注定又要难过了。”
  “是啊,少天的性子善良热情,最好的朋友离开了,他会难过好久。可是前辈,我更难过,好不容易好过一点,又绕回来了。前辈,给我点时间,让我想想好吗?”
  
  “文州,少天在我门口好像哭了。哥都不敢面对他了。”
  “文州?看见了回一下我。”
  
  叶修打开门,看见眼泪鼻涕直流的黄少天,怪异地冲他笑,无奈地做出一个请他进来的手势。
  
  “叶修,你真的在啊!你一定知道怎么联系队长,你快告诉我,我有话给他说。”
  “说什么?又惹他生气吗。”
  黄少天脸红了红,想说什么又止住了,喏喏的开口,“怎么会,我当然是找队长道歉,让他原谅我了。你这个人在想些什么。”
  “联系方式我删了。”
  “你说什么?”
  看着震惊的黄少天,叶修递过去自己的手机,黄少天急切地翻着,果然,所有的关于喻文州的信息,删除地干干净净。
  

当傲娇遇到傲娇

  阿泰篇
  阿泰遇到怪猫很早,是职业比赛刚开始的时候。很乖巧的一个小孩,人如其名,看上去像猫一样的胆小可爱。
  遇到可爱的男孩子怎么办?当然是上去勾搭了。
  "你好我是阿泰,你的中单玩的很不错嘛,当然比我还差点,要不要切磋一下。"阿泰的手搂着怪猫,小孩有点僵硬,僵持了一会,还是弯下腰,任由他搂了一会,才不动声色地脱身。"
  阿泰满意地想,"真乖"。
  "好的。"略带口音,软萌软萌的语气,瞬间又让阿泰的好感upupup。
  
  他们渐渐从阿泰每一次问怪猫,"要不要切磋一下",变成猫也会问阿泰,"阿泰,现在有时间切磋吗?"有的时候熟悉就是这样有默契地接触。
  
  养过猫的人都知道,刚开始养猫,猫是可怜又可爱的,养熟了就变得张牙舞爪。
  
  "At,来陪我1v1。"
  "At,你玩这个我玩这个。"
  
  "气死我了,这只怪猫,免费拿我练英雄。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?"
  他在心里想,"你敢练英雄,我捶死你。"然后他真的做到了。
  
  到了qg以后,猫越来越忙了。好不容易逮到他,猫也会说,"我在和姜狗聊天。"
  “有什么好聊的,来玩游戏。”
  “好吧。”
  看着姗姗来迟地猫,阿泰忍不住又虐他。全能王可不是白叫的。
  
  后面渐渐演变为,
  “怪猫,上游戏。”
  “我在和姜狗1v1。”
  “那打排位?”
  “不了,不了,排位不好玩。”
  
  真是一只不可爱的怪猫。
  
  直到一次多排。他,怪猫,姜狗,还有其他人。明明人很多,阿泰只听到了怪猫和姜狗,旁若无人的聊天,怪猫只对姜狗一个人嚣张得不得了。阿泰有点烦躁,不就是姜狗对你好点嘛,以后我也尽量对你好点嘛。
  阿泰对游戏百分百的认真。
  不可能像姜狗一样故意输,逗猫开心。
  可他还是肉眼可见地变了。
  以前
  “怪猫,你在打什么?怪猫在演。”
  现在
  “这只怪猫真的是……”在心里默默接上,“你开心就好”。
  拿惯了buff的他,也勉强给怪猫一个竞争蓝buff的机会。
  
  看着怪猫又蠢蠢欲动地嚣张,阿泰这次有点开心和期待。